劇照擷自china.com

    聖誕節的晚上被放了鴿子,忽然在台北稍微流浪了起來。究竟我是走錯了地方,還是交友不慎呢?(笑)

    然後就這樣約了北極臨時看場電影,《十月圍城》。

    雖然是以革命為背景的劇情,但我想所有人,包括導演都並沒有想在所謂的革命大義上著墨太多。那八個願意讓市井小民犧牲自己的理由,反而才是這部電影要說的,像是革命這樣龐然的事物,落到個人身上的時候,也就是親情、愛情、報仇、報恩,這樣簡單的道理而已。

    八個故事委實太多,每個護衛的故事都可以是個好故事,但是每樣都說上一點就嫌繁亂,何況最後還套上革命的大衣。老實說當時在電影院裡只覺得線頭雜錯,一時難以找到切面的重心。

    如今是看完電影後十日,偶然翻湧上來的影像,卻是王克圻飾演的李玉堂最為鮮明。這是第二次看他的戲,第一次是《梅蘭芳》的十三燕。

    我想父親的溫柔是一種隱性的震動,地殼運動般磅礡激烈,盛大又深藏地底,只透漏出幾分微微動容的不確定。但你一看就懂。一個男人活了大半輩子,尤其像李玉堂這樣的商人,總會不斷為自己、為家人,善意又霸道地建立許多規範。父與子的,長與幼 的,尊與卑的,為周遭的一切構築了鞏固非常的堅硬形象。因為他的一生都是這樣過來的,是習慣也需要這樣剛硬的規矩,去維持事業,維持家庭,還有保護自己。但有朝一日,同樣是為了家人,破碎這些硬規矩去妥協的時候也最為深刻。

    獅王總會老去,而時代也太巨大了。面對兒子李重光對革命的熱情,和清末無可抗拒的動盪,李玉堂一下從叱吒商場的老闆成了疲憊艱難的老父。

    我一再想起,也尤為喜歡,戲裡李玉堂深吸了口大氣,挺著胸擺了架子,手指著好友陳少白說不准把重光扯進來!手指著警司史密斯說我是中國人!那樣的霸氣,那樣的英雄。

    可我知道李玉堂是慌的,是傻的,是不知所措的。只是他不得不強硬,不得不虛張聲勢,因為即使面前是這樣動亂的大時代,背後他有他的孩子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xilexiii 的頭像
exilexiii

夸父逐日

exilexi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