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理書桌找到很久以前練習的曹全碑,興沖沖地拿給媽媽看,然後媽媽看了只說了兩個字:好醜!

我大為驚訝!

驚訝的當然不是字寫得好不好,字醜我也知道,我只是訝異,以前那個睜眼說瞎話會特地跑來說我很帥的老媽哪去了?

全站熱搜

exilexi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