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不協調的教堂鐘響迎接,踏碎的獅群作為紅地毯。

青嫩的葉芽輕唱輓歌,並以毛蟲支起骨刺。

混亂又躁動,靜謐而無火光。

如同終結一般地拉起序幕。

人呢?人呢?

那麼又是誰的回憶作為世界末日?

全站熱搜

exilexi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