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影擷自博客來

不管第幾次讀《甜美的剎那》,隨手翻開或從頭開始,總會驚訝於柯裕棻的文字詞句,精微細膩又變換無方。彷彿把所有文字打碎了裹上意念,塑成圖畫,再抽絲織成語言。

雖她總說語言太少,而感覺太多。我卻覺得正是因為她總能用太少的語言,交待太多感覺,才釀出書頁的豐實厚度。

這裡收錄的文章裡嵌綴了許多譬喻,用得美極妙極,精確而深刻。

一個段落,五個句子,柯裕棻來寫該用得上十個譬喻。幽美纖細得像紫斑蝶群,撲天蓋地的,還撒下許多鱗粉,千絲萬縷的思緒脈絡也能梳理清晰似蜻蜓薄翅,筆觸柔緩如枝藤蔓延,爬入胸口纏繞心臟,微刺咬著肌理,輕輕一勒,疼得要落下淚來。

其中最喜歡〈霜夜〉一文,柯裕棻說她寫散文總是真的假的摻在一起寫,文章裡那個像極了故人的過客,或許真有其人,也可能只是柯裕棻心裡的一個念想、一個影子,更也許是一個隨處可見的路人,而柯裕棻看到他的那個瞬間,正好想起故友。這一刻真實的輪廓與虛幻的音容重合,而誰究竟是誰卻無所謂了。

《甜美的剎那》這本集子,讀來似能重現過去她徘徊駐足或身心眷戀的泥淖,而一轉神人已經站在岸上還不知覺走得老遠,恍恍惚惚的低頭一瞥,指尖依稀拈著些許釋然。

如好夢正醒,還沒清醒得無味,令人迷戀眉梢那兩分醉意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xilexiii 的頭像
exilexiii

夸父逐日

exilexi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